怕死的中国人,尴尬的“死亡教育”
中国基金会秘书长访谈录| 彭翔:基金会秘书长应该是个“杂家”